Arm中国“夺帅”罗生门继续!吴雄昂称Arm罢免决议无效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新智元

来源:新智元(AI_era)

吴雄昂在最新的一次采访中回应了Arm中国控制权争夺的几个关键问题。他表示,Arm和其中国合伙人厚朴投资无权在今年6月份罢免他作为Arm中国的首席执行官一职。董事会当初对成立Alphatecture基金一事知情且支持。

尽管已经卖身英伟达了,但Arm公司和吴雄昂的矛盾仍未解决。

在最新的采访中,吴雄昂表示:

Arm及厚朴投资等无权罢免他作为Arm中国的首席执行官一职。

吴雄昂还透露,成立Alphatecture基金,是‘得到董事会支持的’。

吴雄昂:自己控制中国业务合法,Arm罢免决议无效

吴雄昂与Arm公司关于Arm中国控制权的争夺一事又有新消息。

近日,吴雄昂在在首次接受国际媒体采访时表示:

Arm和其中国合伙人厚朴投资无权在今年6月份罢免他作为Arm中国的首席执行官一职。

吴雄昂认为,自己控制Arm中国的业务是合法的。

此前,吴雄昂和ARM产生冲突的重要原因之一,便是其个人名下的一个1亿美元投资基金——Alphatecture,这个基金投资了数家受益于Arm许可优惠的公司。

吴雄昂否认这些个人投资存在利益冲突。他表示,Arm和厚朴投资对这些投资都是知情的,并且也曾支持他的计划。

吴雄昂还透露,Alphatecture基金从一开始就和董事会讨论过,也向董事会披露过,‘我们是得到董事会支持的’。

为证明Arm知晓他的计划,吴昂雄曾邀请外部律师Jason Cheng,简要展示了一些明显是来自董事会会议上的记录。

根据会议记录,Arm的首席执行官西蒙·希格斯(Simon Segars)曾对该基金予以肯定。记录还显示,Arm中国的董事会‘批准’向吴昂雄的基金投资3000万美元。

不过 ,有知情人士随后提供了一份似乎相同的文件,在该文件中,‘批准’一词被划去,改为‘该想法有待进一步探索’。

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,吴昂雄提出的2019年8月份那次会议未获得批准。

对于今年6月份Arm中国董事会的投票结果,吴雄昂表示:投票结果是无效的。

他还透露,召开董事会会议的程序不正确。他曾与厚朴投资达成一项协议,即双方均须就一切与Arm中国有关的重大事项保持‘步调一致’。

面对和ARM公司及厚朴投资等投资方的争端,吴雄昂表示:

‘所有这些困难都可以解决……人与人之间有分歧,这很正常。’

在吴雄昂被解雇的报道出来以后,许多中国网友也都表达了对吴雄昂的支持态度。

‘夺帅’悬而未决,Arm已卖身英伟达,吴雄昂曾阻挠

6月初,Arm与厚朴投资为首的中方资本召开了一次安谋中国董事会,罢免了吴雄昂的董事长和CEO职务,并任命潘镇元(Ken Phua)和唐效麒(Phil Tang)接替工作。

吴雄昂和Arm以及厚朴投资等的矛盾也就此公开化。

但Arm中国公司的罗生门事件还未‘真相大白’,Arm就已易主。

今年 9 月,软银集团(SoftBank)表示,已同意以高达 400 亿美元的价格将芯片设计公司 ARM 出售给英伟达。

这也成为半导体史上最大收购案。

而英伟达创始人兼CEO黄仁勋在接采访时表示,此次两家公司的联合是一个‘一生仅一次的机遇’。

不过,业界对这宗交易也有许多反对的声音。

Arm联合创始人Hermann Hauser曾表示,Arm出售给英伟达会是一场灾难,希望英国政府介入停止这项收购或增加约束性条款。

除了Hermann Hauser外,吴雄昂也是这笔交易的反对者之一。

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11月初的报道,吴雄昂正通过其对公司运营的实控权和其在 Arm 中国 16.6% 的控股权,阻挠英伟达(Nvidia)与 Arm 的并购案。

‘罗生门’内幕:吴雄昂成立投资基金,与总部构成竞争

6月11日,Arm 中国 官方微博发表声明,直截了当地否定了ARM公司声明稿中吴昂雄相关的描述,

声明中表示:ARM公司召集的董事会不具有合法性,且唐效麒已于5月26日被解职无法再履行任何职能。

Arm 中国和ARM公司的矛盾进一步公开化。但对于解雇吴雄昂的原因,流传着各种猜测。

此前,彭博社报道,匿名知情人士透露,ARM 中国CEO吴雄昂成立了一支叫做 Alphatecture 的基金,旨在投资使用ARM技术的公司。

对于芯片公司来说,利用投资部门为羽翼未丰的公司提供财务帮助是很常见的,也是合法的。但问题在于,ARM中国背靠的重要支撑,ARM 总部和其合作伙伴厚朴基金(Hopu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.)已经拥有了这样一支基金。

吴雄昂另起炉灶很明显遭到了总部的不满。

知情人士表示,吴的这一番举动让他与雇主面临直接竞争。

ARM公司的半导体设计支撑着全球大多数移动设备,其全球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华为等中国公司,并依靠ARM中国帮助其在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开展业务。

ARM 中国则表示针对吴成立基金的指控‘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’。

‘ARM中国一直在追求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,即建立一个由下游企业组成的生态系统,支持他们的增长。与我们的生态系统相关的投资并没有对ARM中国造成任何负面影响,’公司在发给彭博社的一封电邮中这样说道。

此番解雇吴雄昂的具体缘由也写在了一份文件中,由投资ARM的软银董事长孙正义,ARM CEO Simon Segars发给厚朴董事长方风雷。 

该文件指出了吴的违约行为,意图成立该基金的决定。而上次报道时,解雇的原因还非常含糊,‘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经构成的利益冲突,以及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。’

但是,集团的一番操作并不意味着吴雄昂需要立刻走人。

作为ARM中国的法人代表,吴先生持有公司登记文件和公司印章。更换法人需要持有公司印章,而吴在这方面一直拒绝放弃斗争。总部和厚朴可以打官司,但这个过程可能旷日持久。

如果手握帅印,吴雄昂和ARM公司尚有一搏。

知情人士还透露,鉴于吴拒绝离职,ARM公司开始对ARM中国的的知识产权、资产和财务安全等坐立难安。如果不能及时将吴赶下台,ARM将考虑暂停对ARM中国的支持。

知情人士对彭博社透露,这将是ARM的最后手段。

研发出身,曾任职英特尔,16年ARM老兵带领大中华区业务10年内百倍增长

吴雄昂本是南京人,在美国求学生活多年。

吴雄昂,在Ann Arbor 密歇根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(MSEE)和电子工程学士学位(BSEE),加州伯克利大学Haas 商学院 MBA 学位,并持有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高管项目(SEP)的毕业证书。

加入ARM之前,吴雄昂还曾经创立了美国硅谷 AccelerateMobile 公司,并曾在Mentor Graphics、LSI Logic、Intel担任过管理、市场、销售与工程等职务。

他2004 年加盟ARM,从做销售干起,一路晋升,从 2007 年开始负责ARM中国区的销售副总裁。2009年出任中国区总经理和销售副总裁。

2013年,吴雄昂因为业绩优异被晋升为大中华区总裁,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。2018年出任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。

吴雄昂负责中国区销售工作期间,ARM 在中国的客户总量连年翻番。熟悉吴的人,都认为他是个有能力有业绩的领导。

作为中国区高管,一直以来他没有被英国总部牵着鼻子走,而是走出了自己的一套领导理念。

‘我认为创新最大价值,怎么样有一个生态系统,让更多的公司能在里面,能制造出更多新的产品和服务,让最终消费者得到益处。’

任职大中华区高管以来,吴雄昂先生带领大中华区团队致力于打造本土创新的生态系统,帮助大中华区的业务在十年中实现了百倍成长。

同时,他还积极推动了 ARM 对大中华区的战略投资,包括在两岸建立研发中心,主导了厚朴—ARM 创新基金和安创创新生态加速器的创建,促成了与政府合作的产业创新联盟的成立。

他一直以来在媒体曝光方面比较低调,去年报道中最多的还是他‘力挺华为’的事迹,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不曾断供华为。

吴雄昂的使命:专注于为中国半导体产业赋能

6 月 11 日下午,ARM 中国内部员工流出的一封吴雄昂的内部信中,对于前段时间ARM中国的‘换帅’风波做了说明。吴雄昂分享了过去所取得的成绩,特别是在ARM中国成立之后,在自研AI、CPU、物联网安全产品上所取得的一些成绩。

言语中透露出ARM及厚朴投资的行为将损害这些成果,他带领的ARM中国与ARM公司的对立是为了保护这些成果。

事情发酵后,ARM中国管理团队也发布联名信,当中对吴雄昂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。

‘在中国十多年来,他为ARM技术和生态在中国的引入和发展、为芯片IP市场需求付出了极大的心血。这样一位在ARM体系任职16年的行业老兵,对产业有着真挚情怀、对ARM和安谋中国有着深厚热爱的良师益友,受到那些莫须有的指控,我们认为这不仅伤害了Allen和安谋中国的名誉,也深深伤害了我们的感情。’

吴雄昂担任ARM中国区总裁以来,用四个字形容就是成绩斐然。

ARM打通中国市场,基于ARM架构的国产芯片出货量已达184亿

ARM 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架构(IP)供应商,全球芯片客户超过500家,全球超95%的智能手机使用基于其架构的芯片,称的上是真正垄断市场的大佬。

2018 年 4 月,ARM 中国在深圳完成注册。根据官方信息,合资公司旨在建设成为国内重要的由中方控股的集成电路核IP开发与服务平台。2018年6月,ARM把中国业务分拆成了独立公司。从股份结构上看,中方持股 51%,ARM公司持股 49%。

ARM的研发基本都放在英国,ARM中国公司实际上从事的就是销售ARM IP的工作。但一直以来在吴的领导下,ARM中国不甘于只是做ARM在中国的‘独家代理商’,也在寻求做本土化IP。

ARM 从2002年进入中国市场,目前中国合作伙伴超过 200 家,最新数据显示使用ARM处理器技术的中国客户的芯片出货量超过 198 亿!

在2019年的ARM中国技术峰会上,公司曾表示,95%的国产SoC(系统级芯片)是基于安谋处理器技术,包括华为、紫光展锐在内的大公司都是安谋在中国的合作伙伴。

本土工程团队打造AI平台

2018年11月,在吴的带领下,ARM中国发布了本土工程团队的第一个成果——周易人工智能平台。

这一平台采用完全自主开发的AI处理器和软件框架,让芯片厂商能够在现有的技术能力上,快速部署人工智能计算的算力,在同等的成本功耗情况下,能做到人工智能应用所需要的算力。

‘现有的芯片通过软件框架挖掘潜力,让原来在我芯片上跑不了的人工智能算法和应用能够真正跑起来,在智能物联上焕发新生命,用上新应用。周易平台适合所有主流SoC芯片架构,给人工智能产业带来三个创新:适用性、兼容性和安全。’吴雄昂也同样关注AI产业的动向。

打造中国生态,专注在中国做核心技术

吴雄昂虽然是美籍,但是对中国却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CEO吴雄昂在2018年于深圳召开的‘2018 ARM年度技术研讨会’上介绍了整个ARM 中国的使命。

吴雄昂在‘2018 ARM年度技术研讨会’上指出,ARM中国不仅仅成为了一个独立运作的中国公司,还是一家深圳本土公司,希望以‘中国速度’打造创新,丰富全球的生态系统。

2019年,吴雄昂因还其在ARM中国赋能中国芯领域的突出贡献,获得2019年‘年度创新人物’。

吴雄昂去年曾表示,‘ARM中国作为一家独立的中国IP公司,会不断加大对研发的投入,在全球生态标准下打造本土创新,让中国工程师的创意成为核心知识产权,不仅仅是赋能中国企业,而是赋能全球企业,帮助我们在下一代技术革命当中加速创新思路、降低创新成本、改善人类的生活。’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